【愛與夢】《La La Land》:愛情究竟值不值得?

記得張愛玲曾經有一句浪漫得起雞皮的話:「愛,就是不問值得值得。」不少看過《La La Land》的人,都會再談起追夢,彷彿在這個城市,我們為忙碌的生活營營役役,突然又被提醒「夢想」這兩個字,突然記起「人無夢想同鹹魚有乜分別?」或者,做一件事不用問值不得值,勇往直前並不需要任何理由,不過至少在這齣戲,就讓我想到,夢想值不值得,或者愛情值不值得。

大概這是一個愛情與夢想的故事,男女主角找到與自己同步的對方,在同一樣的節奏跳完全屬於自己的舞,與此同時追尋各自的夢想,兩條路的跌盪,最後走上分岔路。男主角追尋心目中的爵士音樂,開闢一個屬於自己的爵士音樂天地,女主角希望成為一個演員,很戲劇性地,等價交換,在經歷過無盡的失敗和沮喪後,犧牲了愛情,成就了夢想。


夢想成真背後似乎永遠需要等價交換,平行的時空下,沒有如果,事情就是這樣發生,得這失那,顧此失彼,努力過後有志者事竟成,夢想成真但失去愛情,最後一幕的微笑,值不值得不為外人道。

不過,正如男主角在追夢的途中跌倒,女主角鼓勵他有熱誠終會成功,他回應一句「Not my experience」,很多時候,犧牲這樣成就那樣,「Not our experience」,why not both?失去這樣也失去那樣,「雙失」能不能笑得出來又是另一回事。

香港是一個「結果論」的社會,犧牲這樣也犧牲那樣,追尋過後一事無成,或者會想至少跑過流過汗,夠皮啦無憾啦,但驀然回首,成敗之間,高低之間,得失之間,界線為何那麼明顯?

曾幾何時,我們都希望為夢想走得更遠。實在遇到太多一股熱誠,最後因為熱誠燒盡而放棄,又或者死守最後,一座山的青春過去,一切不如人意,用過來人身分勸告年輕小子勿為熱誠而泥足深陷。

近日有朋友討論到,在不同階段的人生會追求不同的東西,可能二十五至三十五歲是事業,三十五至四十五歲是時間,或者再之後是家人、健康、退休,諸如此頖。彷彿我們都要去追夢,都要有一個目標去生活。

在看完這齣戲之後,我問旁邊的人有甚麼夢想,他想了想,最後說例如去做文化遺產的保育工作,我想了想,其實我剛打算結束一個夢想,或者去找其他可以稱之為夢想的東西。我都太三心兩意,沒想過為一個夢想而追尋一生。

夢想與愛情,如果真的如戲中二元對立,夢想很大,愛情很小,為夢想放棄愛情值不值得不為外人道,但其實為愛情放棄夢想也可不問值不值得。我們都是小人物,夢想這個詞語實在過於龐大,哪怕雙失,在城市裏忠於自己,就已經是件不容易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