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存在感比存在重要】當這地球沒有__(請自行填上)

main_02

隨着時光流逝,我慢慢地明白了,只有存在的東西才會消失,不管是城市,愛情,還是父母。 卡爾維諾《看不見的城市》

《當這地球沒有貓》是幾個月前看的小品,原諒我將一齣平淡而感動的小品,變成一場傷感而苦惱的沉思。因為當看到當這地球沒有貓的情節出現時,我偷偷的鼻子酸,雖然是貓奴,但不是因為貓要消失而觸動,而是因為主角要在存在與存在感之中選擇。兩種形式的失去,擁抱構成「自己」的回憶點滴而死去,或者失去一切珍而重之的過去而存在,最終在一個事不關己的世界。

如果是你,會如何選擇?我想到,我其實怕死,也怕失去。

maxresdefault

有時候是這樣的,緣份是這樣的,因為某個物件,所以認識某個人,一通電話、一齣戲、一份禮物

正如突然其來的變故一樣,混沌過活的平凡郵差(佐藤健飾)年輕得以為Hea活的日子來日方長,在慣常與電影友見面,慣常踩單車回家的時候,突然迎來錐心的頭痛,死亡的警號敲響了,老土的情節,你有癌症,快要死了。不過,在這時候,原來有個選擇,一隻魔鬼說:「只要讓世界上的某樣東西消失,就可以延長一天壽命!」

於是,這個世界的物件逐件消失,電話、電影、貓,用來換取一天一天的生命。如果單純是物件消失並沒甚麼特別,但物件消失的同時,隨之消失的是一連串與之相關的人和事,抹去曾經認識的某些人、曾經發生的某些事,回到最初最初,甚麼也沒有發生,沒有人記得你。

4

如果世界上從來都沒有__(請自行填上),你就沒有認識某人,沒有經歷過某個春秋,「自己」從來沒出現過在某人的生命中

有時候是這樣的,緣份是這樣的,因為某個物件,所以認識某個人,一通電話、一齣戲、一份禮物;因為某個物件,開啟了某段關係,造就了某段經歷和回憶。人活在這個世界上,本來無一物,但時間累積了記憶,沉澱成份量,物件成為回憶的化身。

活在香港,總會遇過吧?缺少空間存在回憶,為了空間,收拾舊物,希望找到可以被視為垃圾的東西然後丟掉,結果找到了一件件從前的東西,小時候的玩具、讀書時某某同學送的生日卡、某個他寄給你的名信片。拿起了,想起了從前的點點滴滴,原來微不足道的一些垃圾,是回憶的載體。

由時間沉澱而來的回憶,快樂固然好,即使不愉快,也不可能丟掉,因為它一點一點建立了所謂「自己」,構成所謂「自己」這個存在。如果世界上從來都沒有__(請自行填上),你就沒有認識某人,沒有經歷過某個春秋,「自己」從來沒出現過在某人的生命中 ,視之為「重要」的某個人變成陌生,不曾記得「自己」,「自己」這個存在如何站得著腳?

又或者,正如遺物,每個人都有珍而重之的東西,當失去重要的人,就只剩下寄託「重要」這種情感的回憶和形象化的物件。

所以,如果是你,會如何選擇?在存在,與存在感之間,哪個選擇是輕,哪個是重?死去,不再存在在這個世界上?抑或,用建構「自己」的東西一點一點換取「生命」,失去證明自己存在的記憶?我想,這是《當這地球沒有貓》真正敲問觀眾的問題。

7b789b4785f8e5f19c9d3f4a88d95ae1

圖片來源:《當這地球沒有貓》官方劇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