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俺の足跡】北海道道央雪遊(Day 4:旭岳、美瑛)

第四天清晨,小川先生和小川太太如常地為我們準備豐富的早餐。吃早餐期間,得知整個北海道下風雪,猶疑是否要改變行程。因為今天原定是登上北海道最高的山——大雪山、其最高山峰旭岳,以及美瑛遊覽,擔心山上的風雪未必是我們所能承受,更怕會有雪崩。不過,我們最後決定還是登山,不想浪費一天的旅程。

在巴士往大雪山的路上,窗外雪景白茫茫一片。

在巴士往大雪山的路上,窗外雪景白茫茫一片。

我們在旭川車站乘巴士,直上旭岳站,然後再坐登山纜車,直抵姿見站。在路途上,巴士一邊行駛,大雪一邊狂飆,從車窗往外看,一片白茫茫,根本看不清身處何方,連前路也看不見。很佩服巴士司機竟然在白茫茫的環境下駕車,安全地把我們送到總站。來到旭岳站,風雪仍在吹打,我們先進入站內取暖,然後買下纜車票再登山。在乘坐纜車時,只見大部分同行的乘客都是滑雪愛好者,他們帶備滑雪用的裝備,似乎想從山頂上滑下去。對於我來說,太瘋狂了!

幾經艱辛才影到一幅在大雪山的照片,感覺好像去喜馬拉雅山般。

幾經艱辛才影到一幅在大雪山的照片,感覺好像去喜馬拉雅山般。

到了姿見站,這個站只是一個簡陋的小屋,除了有一個暖爐、幾張桌椅和牆上掛着介紹大雪山的資訊外,就甚麼都沒有了。我們原想到達大雪山旭岳後,如果沒有風雪就在山上走一圈,怎知,山上風雪猛烈,與早年一套電影《珠峰浩劫》的場景沒有甚麼分別。為了不想空手而回,我們決定在山頂大風雪下拍一段片、影一張合照和一嘗躺在雪地滋味才回去。

我們好像《向世界出發》那齣節目般,在風雪下設置相機腳架、調較相機模式、擺好姿勢合照,而且更要拿着攝錄機,把山頂的四周和風雪情景攝錄下來。整個過程共花了近一小時才完成,因為我們離開小屋不到五分鐘,就需要折返小屋取暖,過程斷斷續續,弄了近一小時再弄好。最後,在離開之前躺在山頂的雪地上,一嘗雪地為床的感覺!白雪軟綿綿的,超舒服!

離開大雪山後,中午忽然風和日麗。

離開大雪山後,中午忽然風和日麗。

從旭岳原路坐纜車返回旭岳站後,我們租了計程車,出發到美瑛去。在旭岳到美瑛的路途,需時約一小時左右,沿途的自然風光,同樣目不暇給。

到了美瑛站後,我們轉租另一輛車觀光,這處的觀光車有幾種路線提供給你選擇,每一條路線都包括幾個美瑛的景點,需時約一至兩小時,方便客人選擇。我們選了包括白髭瀑布和青池的路線,由司機山田先生作嚮導。

行程由美瑛站出發,先後探訪三愛之丘(三愛の丘)、七星之樹(セブンスターの木)、白髭瀑布(白ひげの滝)和青池(青い池),最後折返美瑛站。從計程車的車窗向外看,沿途的花田鋪滿積雪,積雪好像一個個白色的小山丘,三愛之丘正是這樣的樣子,只有一棵較高的樹在雪堆中屹立不倒。到過三愛之丘,我們轉到七星之樹,附近的花田同樣被積雪淹沒,七棵樹之中,只有較高的幾棵能被遠處的遊人觀賞。

白髭瀑布在冬天形成的雪柱,感覺有點像寒冬下的鐘乳洞。

白髭瀑布在冬天形成的雪柱,感覺有點像寒冬下的鐘乳洞。

之後,我們再出發到其中一個期待已久的目的地——白髭瀑布。山田先生把車子停在一個吊橋的入口前,着我們走過吊橋即可見到白髭瀑布。在吊橋行走時,白髭瀑布已經逐漸浮現在我們的右側。不少人去美瑛都是夏天的時候,但如果去看白髭瀑布,強烈建議要在冬天的時候探訪,因為白髭瀑布最迷人的地方是在冬天的時候。我們在吊橋上,看着白髭瀑布,不禁「嘩」一聲,眼前的瀑布固然仍有流水瀉下,但最迷人的是,瀑布中有很多是流水凝固而成的一支又一支雪柱,好像白色的鬍子似的。此外,瀑布打落河川的位置,水質呈現碧亮的藍綠色,漂亮得嘆為觀止。

瀑布下的水呈碧亮的藍綠色。

瀑布下的水呈碧亮的藍綠色。

看完白髭瀑布,我們就到最後的目的地——青池。幸運的是,青池原來今年首度舉辦夜燈效果,可以第一次來美瑛時欣賞得到。山田先生把車子停在一處森林外,着我們沿路直入,即可見到青池。到達青池時,只見湖面已結冰,對岸排着一棵棵的樹。我們抵達青池時,人不太多,期待的夜光效果亦未開始出現,可能最早到的關係吧!我們一面等,一面與鄰旁的日本遊客(一位嬸嬸及兩位年紀較我們小的男女)閒聊,他們說今年是青池首次開辦夜光效果,所以特來一看。嬸嬸十分健談,細聊之下,才知道她是當地美瑛人,還邀請我們有機會下次再來美瑛時,可以下榻她的民宿。

過了不久,夜光效果開始,青池在夜光的映照之下,藍白色的湖景配合橙黃的燈光,好像身處童話故事內的湖泊般似(見首圖)。或許太過陶醉青池的美景,我們忘卻了時間,在回去計程車的半途上,遇到正尋找我們的山田先生,非常不好意思。

計程車返抵美瑛站時,天已入黑。車站旁有一棵掛滿燈飾的聖誕樹,配合附近鄉鎮寧靜的氣氛,很有冬天浪漫的感覺。我們從美瑛站乘JR列車返回旭川,去吃今晚的晚餐——醬油拉麵。

天金內的牆上貼有很多客人的簽名和字句。

天金內的牆上貼有很多客人的簽名和字句。

醬油拉麵是旭川的名物。我們選了一間名為「天金」的拉麵店一嚐。聽說天金在當地歷史悠久,算是老店來的,不過我們去的是分店。由於一整天沒有吃過午餐,所以踏進天金門口時,我們都十分餓。我點了一客醬油拉麵,女友則點了一客野菜醬油拉麵。在香港,由於豬骨湯拉麵的過分盛行,其他款式的拉麵都難以在香港吃到,因此這次算是第一次品嚐醬油拉麵。醬油拉麵其實不比豬骨湯遜色,濃濃的醬油味反而沒有豬骨湯那麼油膩。

吃完熱騰騰的拉麵後,我們沿雪路返回旅館。在房間歇息時,醒起早上出野前,小川先生曾提過晚上邀請女友試穿和服,感受日本文化。於是,我們找小川先生提及和服的事,小川太太帶女友換上和服。原來小川太太借給女友穿的,是小川太太當年結婚用的和服,真是受寵若驚,想不到小川太太拿出了她的珍藏給客人試穿。女友穿上一襲橙紅色,配上各種圖案刺繡的和服,比起之前在京都旅行租借的和服,更艷麗。真的非常感激小川先生和小川太太的熱情款待!